审计代理服务

应以虚报注册资本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日期:2019-05-01 00:03 / 人气: / 发布:admin

  据了解,第二次垫资,张某的资金并非自己所有,是他从一位林姓朋友处借得。借钱的条件是,张某答应从佣金中拿出15.6万元给其作为报酬。这么看来,张某不仅没赚到钱,背上了399万元的债,还将面临刑罚。

  在百度上输入“代理注册”和“福州”,搜索结果显示多达10页,“代理注册资本增资”、“帮您协调解决大额注册资金(5000万)以下等实际问题”等内容充斥其中。而据了解,催生这一行业的根源在于需求与利润。很多人想注册公司,而又资金短缺,花点钱找人代劳,既免了借钱的烦恼,也省去了办理注册手续的麻烦。而从事“代理注册”的诱人利润,也吸引着很多人从事公司注册代理。以本案为例,垫资400万,短短1个月时间便可获利1万余元。

  张某,是福州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09年初,他从别人手上买来这家公司,做的是帮人到工商局递交资料、注册公司的业务,行线月左右,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江某。江某说:“我想注册一个公司,资本2000万元,先到资400万元,整个程序做下来要多少钱?”张某答,费用大概要1万余元。交易完成,江某要求先付一半佣金,办好后再付清余款,张某答应。1个月后,张某垫资400万元,帮江某把公司注册手续办妥,公司名称是福建某建筑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工程施工。江某拿到了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代码证等,并爽快地付清了另一半佣金。

  就此,记者采访了福建远东大成律师事务所王征全律师。据介绍,有关机构获得资质,开展正规的注册、验资等代理业务是合法的,但是“垫资”行为不在此列。按照我国目前的法律,公司注册一律实行“资金实有制”。而这种给别人公司注册“垫资”的行为,实际上就是帮助注册申请人“虚假出资”。而验资之后迅速将钱“撤走”,这就涉嫌“抽逃出资”。“虚假出资”和“抽逃出资”在我国法律中均明令禁止。“垫资”行为使公司的注册资本大大低于其登记注册的资本甚或陷于虚无,从而使公司成为在事实上没有权利能力或责任能力的“空壳公司”。 由此而生的“空壳公司”,极有可能沦为不法分子骗钱的工具。

  在此之前,其实江某早就设好了圈套。第一次注册资金,只是为了取得张某信任,而在此期间,他早给银行账户开通了网上银行。第二次垫资时,张某一把钱存入该账户,即便银行卡、身份证都在张某身上,江某仍可立即通过网上银行迅速将钱同步转走。当然,其所注册的建筑公司也只是个“空壳公司”,从未开办过任何业务。

  11月4日,张某通过银行将2600万元转存入江某账户。就在银行转账时,银行工作人员发现该账户的钱正在陆续转出。这时,江某发现情况不对,马上报警,银行迅速将账户内剩余的2201万元冻结。此时,张某立即联系江某,却发现对方早已不知所踪。

  张某供述:“现在很多人注册公司本身并没有那么多资金来投入验资,我做的这一行就是帮这些人验资,也就是帮他们弄到注册资金,验资后再把资金转出来。这样一来,公司就可以正常注册了,我就可以从中赚取一定的手续费。”

  为此,张某损失399万元。2010年3月,江某被鼓楼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依法批捕。

  9月,张某再次接到江某电话。这次江某说公司想扩大规模,要将注册资本提高到3000万元,问张某能否为其垫资增资,许诺的佣金高达18.8万元。此前,江某公司的注册资本是2000万元,但实际到资只有400万元,增资到3000万元就意味着张某需垫资2600万元。期间,张某到江某的公司去了几次,江某还主动将个人身份证、银行卡、公司营业执照、公章等押在张某处。见江某够爽快,而且公司确有运营的模样,张某难抵巨额佣金诱惑开始操办垫资事宜。

  这次张某的买卖赔本了,不仅没拿到所谓的巨额佣金,连垫资的本金也损失了399万元。但是,他赔的远不止于此。

  根据《刑法》第158条规定:申请公司登记使用虚假证明文件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虚报资本注册资金1%以上5%以下罚金。检方认为,“张某采用欺骗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并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已触犯法律,应以虚报注册资本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去年3月,江某因涉嫌诈骗罪被鼓楼检察院批捕。而张某,去年12月25日也被鼓楼检察院以虚报注册资本罪提起公诉。

  注册资本需要经过银行开户和存款、会计师事务所验资、登记主管部门审核等“关卡”。盯上了这块肥肉。然而目前市面上仍存在着众多“代理注册公司”。在公司注册实际操作中,也成为“代理注册”行业中“垫资”行为的另一隐患。以本案为例,鼓楼检察院以同罪对其提起公诉。就可以找到专门的代理注册公司操办手续,

  2010年10月21日,巨额的“垫资”资金背后的安全问题,才给了“垫资”行为可趁之机。他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鼓楼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在报警之后,这些“关卡”之间互动不强,就在所谓的“代理注册”公司轻松赚取佣金的同时,也有犯罪分子找到漏洞,想开公司怎么办?只要你出一笔佣金,张某为他人“垫资”的事也就暴露了。王征全认为,尽管《公司法》及《刑法》中对虚报注册资本罪及抽逃出资罪均有明文规定。甚至垫付注册资本。12月25日。

  2009年七八月间,张某为江某办理公司注册业务并为其公司注册资本垫资,第一次垫资400万元,第二次垫资2600万元,两次的回报佣金分别为1万元和18.8万元。在诱人佣金面前,张某铤而走险。不料,江某设计了圈套,在第二次垫资中,他将资金抽逃。所幸,张某及时报警,中断了资金转移,但仍损失399万元。